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十景缎 第二十二章

时间:2018-01-13
文渊回到客店,进了自己房中,华瑄已然醒来,坐在桌前,单手托腮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一见文渊进房来,劈头便问:「文师兄,慕容姐 姐呢?」
  文渊一怔,道:「慕容姑娘跟她哥哥走了,过几天会再来找我们。」华瑄嗯了一声,把脸别了过去。文渊见她没什么精神,心中奇怪,走到她身边,说道:「师妹,怎么了吗?」华瑄却站起身来,走到一边去,低声道:「文师兄,我要走啦!」说着便去拿包袱。
  此言一出,文渊不禁大感错愕,连忙走上前去,道:「师妹,发生什么事了?」
  华瑄双唇紧闭,摇了摇头,拿了包袱便要走。文渊挡在门前,问道:「师妹?」
  华瑄低声道:「文师兄,我们是约在一年后见面,我……我……我该自己出去见见世面啦,不能再这样缠着你了。」文渊见她神色有异, 这话更不像平日的她所说,当下柔声道:「师妹,我们在一起,行走江湖不是安全些吗?你一个年轻姑娘,太也危险了,我是你的师兄,保护 你有什么不该了?」华瑄低下头去,肩膀似乎微微颤抖,几滴眼泪滴在地上。
  文渊吃了一惊,轻轻扶着华瑄双肩,道:「师妹,怎么哭了?」华瑄擦擦泪水,嗫嗫嚅嚅地道:「没有……没什么……。」文渊柔声道: 「师妹,有什么不顺心,就说出来,好端端的,哭什么啊?」
  华瑄低头不语,过了好一阵子,才低声道:「文师兄,你昨晚跟慕容姐姐到哪里去了?」文渊脸上一红,结结巴巴地道:「我们……这个 ……」华瑄摇摇头,轻声歎道:「算了,我也不要知道啦。文师兄,慕容姐姐很好的,你……你别辜负她,我在这里,你们多不自在啊。」
  文渊心头一震,道:「你看得出来慕容姑娘她……她……」华瑄轻声道:「我知道啊……她……她在梦里会叫着你的。」文渊道:「你也 是啊。」
  这话一说出口,登时后悔失言,华瑄立时变了一张红扑扑的脸蛋,低声道:「慕容姐姐告诉你啦?」文渊说道:「我自己听到的。」
  华瑄心头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,羞得不知如何是好,急道:「文师兄,你……我说了什么?」文渊支支吾吾地道:「那个……也没什么。 」心道:「似乎没听到多少言语,都是嗯嗯啊啊的比较多。」但这话无论如何出不得口,只得含糊其词。
  华瑄低声道:「文师兄,我……我不想跟慕容姐姐争啦,我这就走啦,你让开罢。」文渊见她睫毛上犹带泪珠,楚楚可怜,心中如何忍得 ,忽然将华瑄拥在怀抱中,轻声道:「师妹,你很喜欢我吗?」
  这句话连文渊也不知如何敢就此说出,只觉华瑄实不该委屈自己,一时勇气百倍,平日绝不会说的话竟脱口而出。华瑄靠着文渊温热的胸 膛,霎了霎眼,顿时呆住了,身子似乎跟着热了起来,心便像要融化似地,只是轻呼道:「文师兄!」
  文渊看着华瑄清澄的瞳仁,里面蕴藏着欢喜、徬徨、羞怯、惊讶,已不见刚才的哀伤,像是两颗包藏着夜空的水晶,纯洁灵动,心里百感交集,心道:「师妹是这么可爱的小姑娘!她一心成全小茵,殊不知小茵本来便愿意容她,我且先问清楚,若是师妹不愿,我自也不能强求。 」忽然心中一震:「师妹当真离我而去,我又能忍受吗?」想起幼时和华瑄玩耍的情境,看看华瑄的脸庞,那一对眼睛正如昔时一般神采无瑕 ,带着仰慕和依恋的神气,显得稚嫩无比。
  文渊轻轻举起右手,碰了下华瑄的眼角。华瑄心神一蕩,不知是羞是喜,不自觉阖上了双眼。文渊爱怜地以手指触着华瑄弯弯的睫毛,拨 去了泪珠。华瑄眼皮轻轻颤动,感受着文渊的温柔,心中像有万支羽毛搔动一般,樱唇微启,发出「哎」地一声轻息。
  此情此景,任是铁石心肠也不能不动心,文渊眼中忽感迷茫,右手拢过华瑄后脑,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。
  「嗯!」华瑄一惊之下,睁开了眼睛,稍一挣扎,随即不再反抗,双眼如带醉意,眼帘又慢慢合上,忘我地沉浸在浓郁的爱恋中。
  一时之间,两人的心思都从孩提时代转了一圈回来。对文渊特别眷恋的华瑄,自幼便和文渊玩在一起,时时黏着文渊,向扬只是在一旁取 笑。待得年纪长了,华玄清过世后,华瑄再无父亲关照,更是深深恋慕文渊。向扬也不来打扰两人,任凭他们在草地上仰望星空,到山林间携手游戏,如胶似漆,只是文渊以礼自持,华瑄不懂儿女之私,就止于这样的关係。
  师门三人分行多日,华瑄这才惊觉她对文渊用情已深,然而先有小慕容,又有紫缘来到,跟文渊之间似乎总是不如以往亲密,心中一片愁 思,却不敢向文渊倾诉。这日醒来,竟然不见了文渊和小慕容,华瑄心中难过,心道:「文师兄和慕容姐姐走了吗?慕容姐姐一直很在意文师 兄,又是被他救了的,那也难怪。文师兄……他也喜欢慕容姐姐吧?」只道他们趁夜离去,心里纵有万缕情丝,也已不得解。
  见了文渊回来,心中痛楚,本想成人之美,让文渊和小慕容自成眷属,自己带着一番相思行走江湖,慢慢淡忘,却在文渊一吻之下,将心 中的情意全部又流露了出来。
  也不知吻了多久,四片唇方才离别,华瑄满脸晕红,不知该说些什么,怔怔地望着文渊,似笑非笑,心中儘是温存情致。文渊低声道:「 师妹,对不起!」
  华瑄羞得不敢接话,好半晌才羞怯地说道:「文师兄,你变坏了!」文渊脸上一红,他才跟小慕容缠绵过,情慾甚易挑动,见了华瑄,竟 然克制不住,却没问清华瑄心意,不由得心中羞惭,放开了华瑄,道:「师妹,你打我几巴掌。」
  华瑄脸色绯红,轻声道:「不要啦,我很高兴啊。」文渊大喜,一把又搂住了华瑄,说道:「师妹,你真的很喜欢我?」华瑄惊呼一声, 不好意思抬头看他,只羞答答地说道:「对啦!我……我就只喜欢文师兄!」
  文渊身子一颤,轻声道:「你……你别走吧,跟慕容姑娘一起……」华瑄一怔,道:「慕容姐姐让我留下来?」文渊微笑道:「你们不是 像姐妹一样吗?」
  华瑄心中惊喜,又不禁甚羞,嗔道:「文师兄,你岂不是脚踏两条船?」文渊微笑道:「你吃不吃醋?」华瑄脸上一阵娇羞,笑道:「到 时候啊,我跟慕容姐姐有两个人,看你要怎么……那个……呃……」
  文渊怦然心动,轻声道:「师妹,那个啊?」华瑄大羞,含糊说道:「就是……那……慕容姐姐说的啊,你……下面……那个……有一个 ……嗯……我……啊,不知道了啦……!」说着挣开他怀抱,跑了开去。文渊脑海闪过幼年和她追逐嬉戏的景象,笑道:「好哇,非要你说不 可!」足尖一点,向华瑄飘去。
  华瑄娇笑道:「没那么容易,我才不要!」纤腰一摆,轻轻巧巧地躲过。
  客房中能有多大地方,两人绕着木桌大兜圈子,口中嘻嘻哈哈,脚下所使的俱是绝妙轻功,谁也碰不到谁。不料华瑄奔过床边时,正绊着文渊的包袱,缓得一缓,文渊已追到身后,笑道:「好,抓到啦!」双手圈抱一拦,正箍住华瑄柳腰。华瑄惊叫而笑,两人登时往斜里冲去, 「蓬」地一声,一齐跌在床上。
  两人闹着急跑一阵,翻倒了仍是缠在一起。华瑄嗔道:「我绊到东西啦,重来一次。」文渊把她压在床上,笑道:「不行,快说!到底是 什么事,给我从实招来。」华瑄笑道:「不要!」
  调笑几句,文渊和华瑄都不说话了,显然都已发觉了两人现在乃是在床上,且是亲暱之极。文渊胸前紧贴一片柔软,华瑄腿间却顶着一根 硬物,两张脸几乎要碰在一起,足可感到彼此的呼气。
  换作平时,文渊定然马上失色跳开,不迭陪罪,华瑄也要惊叫出来,但是两人正在情慾高炽,一片火热之际,谁也不想分开了。
  文渊悄声道:「师妹,你真的不说?」华瑄羞得脸如火红,将脸往文渊颈边藏着,在他鬓边轻声耳语:「文师兄,你……你教我吧!」
  文渊心神一动,想起了小慕容,心道:「小茵此生已托付给我,如今师妹也是如此。但她不知我已和小茵同游巫山,我若不跟师妹讲明, 未免有欺瞒之意。」
  忽然脸色肃然,说道:「师妹,我有话要先跟你说。」华瑄道:「什么?」
  文渊便将夜里跟蹤小慕容到水燕楼,和小慕容一番云雨,与慕容修对剑之事,尽数说了出来,毫不隐瞒。
  华瑄静静听他说完,轻声说道:「文师兄,如果紫缘姐姐也喜欢你,你一定也接受了,是不是?」文渊想到夜舟之中和紫缘乐音对答,不 禁轻歎一声,说道:「师妹,你说我要怎么办啊?」
  华瑄脸色羞红,偏着头低声道:「慕容姐姐既然都……都跟你这样了,我还能说什么啊?我……我……慕容姐姐都不会喝醋,我……我又 会喝什么醋了?」
  她说是这么说,却是欲盖弥彰,先跟小慕容较劲了,几句话说得酸溜溜地,文渊不禁莞尔。华瑄见他发笑,脸上佯怒,轻声道:「文师兄 !」
  文渊微微一笑,摸摸她柔顺的长髮,轻声道:「师妹,你当真不在意?」华瑄脸现羞涩笑容,低声道:「不过……我是你师妹,所以,你 要稍微多疼我一点点喔,就这样一点点就好。」右手姆指食指在文渊眼前稍稍捏起,有些犹豫,像是觉得不够,又鬆开了一些,脸上一片赧红 ,满是一派天真的神气。
  文渊轻轻吻了吻她的手指,笑道:「你看準了慕容姑娘不吃醋,就来佔她便宜啦?」华瑄俏脸一红,娇嗔道:「我没有嘛!你都先跟慕容姐姐好……现在才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话至一半,便羞得说不下去了。文渊脸也红了,听着她软语呢喃,不禁气血如沸,低声道:「师妹,你 真的不后悔?」华瑄羞不可抑,偏过脸去,低声说道:「不后悔!」
  就这么三个字,文渊再无考虑,轻轻吻着华瑄的唇、脸、颈……
  「啊……嗯……」华瑄任由文渊吻着她的身体,细微地呻吟着。文渊伸手去解她衣衫,华瑄只觉一阵羞意袭来,不自觉地拨开文渊的手。 连接几次,皆是如此。
  文渊微笑道:「师妹,你不乖喔!」华瑄满脸通红,嗔道:「什么乖不乖?你还当我是小孩子?」文渊笑道:「好,那我不碰你,你自己 来。」华瑄吞了下口水,一摸到衣襟,又觉害羞,哀声道:「文师兄,有你在这里,我……不行啦!」
  文渊微微一笑,道:「这样罢,你在被子里面脱好了,我不看。」华瑄羞涩地点点头,钻进被子里,露出一个头来,低声道:「别偷看喔 !」文渊笑道:「好。」华瑄脸上腼腆一笑,头也盖进被子里。只见一张被子不住蠕动,看来华瑄在里头也颇不好动作。
  过不多时,被子不动了,但听华瑄低声道:「好啦!」文渊笑道:「我掀开被子罗!」只见被子微动,华瑄并不回答,文渊便抓住被子, 往旁一掀。
  「啊……!」华瑄惊叫起来,此时华瑄赤身裸体,婀娜的身段展露无遗,稚嫩的肌肤似在向文渊炫耀,彷彿透着晶莹的柔和光辉。只是华 瑄害羞,早把身子缩在一起,只能看到胸侧一条粉红色的半弧,丰盈的大腿虽然曲起夹紧,见不到少女的隐秘地,却使得屁股更加圆润诱人。 眼前这么一个娇艳幼嫩的少女,文渊只觉週身火热,眼中绚丽异常,不知该说什么来讚歎了。